f18b746f04bded33feba62360ae252e4

上圖:陳大豐(大豊泰昭,1963.11.15 - 2015.01.18,圖片摘自M.Y 写真工房 旬部落格)

  

  陳大豐(大豊泰昭),1963年11月15日生於南投縣埔里鎮,因對日本全壘打王,王貞治有所憧憬,而希望日後加入日本職棒,20歲時前往日本就讀名古屋商科大學並效力於該校成棒隊,畢業後到中日龍隊任職一年,在達到「外籍球員於日本居留滿五年,視同日本本土球員,不同外籍球員登錄限制」的規定後,參加1988年底日本職棒選秀,並獲得中日龍隊第二指名,開啟夢昧以求的日職生涯。三年後,胞弟陳大順(大順将弘)亦以相同模式,在取得不受洋將登錄限制,視同日本本土球員的資格後,獲得羅德獵戶座自由契約加入日職。

  陳大豐正式加盟中日龍隊後,陳大豐便以崇拜的球星王貞治單季55支全壘打,為當時日職單季全壘打記錄(現為Wladimir Balentien的60支)為由選用「55」為背號,生涯首季,即1989年從二軍升上一軍後即擊出14支全壘打,隔年增加到20支,1992年秋訓時,因當時秋訓臨時教練張本勳的建議,陳大豐開始使用金雞獨立打法(一本足打法),1993年球季,陳大豐的表現更上層樓,擊出25支全壘打,1994年球季更以38支全壘打、107分打點奪得中央聯盟打擊雙冠王,該年38支全壘打中有18支全壘打是在面對廣島隊時擊出,樹立了單季面對單一球隊擊出最多全壘打的記錄,1995年火力稍減,仍有24支全壘打,但1996年再度擊出38支全壘打,但該年僅與與松井秀喜同以38支全壘打並列年度第二,因為該季央聯全壘打王為擊出39支全壘打的山崎武司。

  1997年球季,中日龍隊將主場從名古屋球場遷至名古屋巨蛋,而該季陳大豐僅擊出12支全壘打,35打點、打擊率僅二成四,季後時任中日龍監督星野仙一因隊型考量,將陳大豐與矢野輝弘一同交易至阪神虎隊,換回關川浩一與久慈照嘉,也讓陳大豐開始為期三季的阪神歲月。1998年,初加盟阪神虎的陳大豐在開季狀況不佳,只有5支全壘打,但在下半季狀況逐漸調整回來,並擊出16支全壘打,球季結束以25支全壘打作收;1999年雖然擊出三成四一打擊率、18支全壘打的佳績,且該年出賽數仍有78場,且締造26場比賽連續安打記錄,還締造日職記錄次高的單季6支代打全壘打記錄,但因該球季僅有181個打席,因而該球季是在打席數不足的情況下達成上述記錄。2000年4月8日,陳大豐在原廣島市民球場面對紀藤真琴時,連兩打席擊出安打,第一個打席為全壘打、下一打席為安打,達成個人生涯250支全壘打與1000支安打的記錄,且全季仍擊出23支全壘打,但打擊率滑落至二成四一,陳大豐在2000年球季結束與球團談約時,因不滿球團提出減薪三成的新合約,選擇退團並回鍋中日龍,由於回歸中日時,同一年轉至中日龍的紀藤真琴選用了55號,因而改用60號為背號,但回歸中日龍後的2001年球季,陳大豐表現不理想,僅出賽38場,77打席、70打數,僅擊出12支安打,4支全壘打、打擊率僅一成七一,球季結束後返臺參與第34屆IBAF世界盃棒球錦標賽,但該賽事亦是陳大豐最後一次以中華臺北隊員身份參與的國際賽事。2002年球季,陳大豐以出賽27場,54打席、47打數、10支安打、4支全壘打、7分打點、兩成一三的打擊率結束球季,球季後收到中日龍球團的戰力外通告,希望繼續延續職棒生涯的陳大豐當然不放棄任何機會,但最後在確定未獲任何球團青睞下,宣告現役引退,並於2003年中日龍隊在名古屋巨蛋的「中日龍 V.S. 橫濱灣星」的開幕戰正式引退。

  引退後的陳大豐,除接受球團安排轉任亞洲區球探外,亦兼任當地青少棒教練,在中日龍隊投出成績後轉戰MLB巴爾的摩金鶯的陳偉殷,便是陳大豐擔任球探後發掘並引介進中日龍隊的球員。2004年10月,陳大豐於名古屋中區開設的中華料理店「大豐飯店(大豊飯店)」開幕,陳大豐正式跨足餐飲業,在擔任球探與經營事業之餘,陳大豐亦不時參與中京地區地方電視通告與當地棒球教室的指導工作。

  2009年3月,陳大豐因急性骨髓性白血病(AML)入院治療,同年9月出院,但隔年3月病情複發,2011年3月26日,陳大豐將位於名古屋中區的大豐飯店結業,同年5月25日於岐阜縣海津市以「大豊ちゃん」為名再度營業。陳大豐於臺北時間2015年1月18日晚間9時41分(日本時間10時41分),病逝於名古屋市內醫院。

  筆者去年底無意間從Taiwan 野球News的部落格中看到該網誌的部落客到岐阜縣海津市探訪時的影片(詳見野球NEWS - TW2014年9月8日貼文:《【特別企劃之超級任務】夢想是用自己的雙手去爭取!特派尋訪陳大豐小吃店》),看到陳大豐因為疾病的折磨下,不見昔日的壯碩,而是枯瘦的身材,而且說話細柔,雖然自己的身體狀況不佳,但仍心繫臺灣,也打算若病情穩定,安排返臺行程,可惜事與願違,夢未圓而身先逝。筆者雖然沒有親自見到本人,但在影片中看到陳大豐如此羸弱,雖未落淚但也沉重,如今他已離開受盡病痛折磨的軀體,離開人世而去。最後,筆者想說的是:「Rest In Peace,大豊さん。(願您安息,大豐先生)」

 

創用 CC 授權條款
さよなら,大豊さん!張定恩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
此作品衍生自Hallo Baseball!!!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張定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